作家蔡骏:悬疑的魅力对所有人来说都存在

  今日的班章,会是什么样子呢?带着期待和疑问,2013年春,我再次前往老班章!一进入村寨,当年那颗朝圣的心,已经无处安放了!

  市场魔力,正在悄然改变着班章人的恪守。山还是那座山,路依旧是那条路!由于近4个多月的无雨,崎岖的山路尘土飞扬,带头的二娃仗着路熟,飞沙走石,跑得很快,可怜的大皮卡,本以为有用武之地了,无奈山路太窄,很多弯道,只能靠小马哥的高超驾驶技术来回捯饬才能勉强得过。从贺开到班章,13公里的路程,我们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!左右颠、上下颠、前后晃,中午时分,终于到了普洱茶圣地——班章。我们的四台坐骑,已全部变成了土黄色!村口赫然竖着一块:“禁止拉鲜叶进村!”的牌子,突然,身后风驰电掣地驶过两辆摩托车,车后驮着两大编织袋的茶叶冲进村里。

  原本全是黑瓦木头吊脚楼式建筑的寨子,眼下有一半已换成天蓝色有些刺眼的钢化屋顶。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房,正在取代木屋成为主流,虽说样式还是吊脚楼,感觉已然完全不同。过去盖木屋,就地取材即可。现在建一座新房,建筑材料全部从城里运进来,花的钱要比山外多一倍还不止。听说村里有一个四川人的建筑队,已在班章村干了10多年了,赚了不少钱。村里道路全是水泥新路,电线杆和电视接收线像蜘蛛似地布满班章村的天空。

  正奇怪为何村里村外的道路差距这么大?满眼都是新房和皮卡车、摩托车,茶价给寨子带来的改变显而易见。年轻人不一定都识汉字,但多能说云南口音的汉语,穿着打扮也和山外城里人别无二致。他们离不开手机和电视,会熟练地用2G上网聊QQ。买车之后,也会自学驾驶后再去考“文盲特设驾照班”。我们进班章村的路上,遇到一个13岁的染着满头黄发的少年,带着同样染着黄发和红发的两个11岁男孩骑摩托车飞驶进村的时候,我们这些上过正规驾校的人全部惊呆了……

  如二娃所言,在班章山上,不是班章也是班章;在勐海,是班章也不是班章。我常想,当年在篝火边弹唱的时候,我看到村子内心最为朴素的期望,这种期望的力量一点也不因贫穷而凋零。懂感恩、勤奋、善良、淳朴,最简单的生活信条,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巨大精神力量,造就了独一无二的老班章文化底蕴。而今天,那颗朝圣的心,再也寻觅不着。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改变了班章人的恪守?

  计划经济时期,绿茶在江湖上地位显赫,一芽一叶,甚至单芽茶比一芽二叶、一芽三叶的茶贵一倍还多。普洱茶这种大叶茶被生拉硬扯地拿去与小叶种茶叶对比,老班章古树茶,这种粗枝大叶当然就不值钱了!2000年,勐海茶厂收购老班章的价格仅8元钱一斤,低于布朗山和勐海其它茶区的茶价。老班章卖不起价来,到2001年也只不过11到12元钱一斤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老班章、班盆、老曼娥、新班章等茶,都把到附近的贺开村公所卖,老班章是最便宜的,树越大的茶越便宜。

  关于老班章,还有一段轶事。据说70年代末期,班章村张姓妇女早年丧夫,带着两个14、5岁的儿子艰难生活。由于在村里没有什么发言权,结果也没有分到好地。那时,班章村里的茶树,无论古茶树还是台地茶,都要按户分配,分给她的全都是当时离村较远的古茶树。古茶树采摘困难,离村又远,她苦哈哈地带着两个儿子坚守了16年!也是造化弄人,直到2000年,班章茶被发现,班章村声名鹊起,她时来运转,成为班章村第一个富起来的村民。

1 2 3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亚洲 日韩 第一页 偷拍 » 作家蔡骏:悬疑的魅力对所有人来说都存在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