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郑振铎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系列活动在国家图书馆举行

  你在或不在,茶王都在。据考证,云南最早对茶树进行选育和人工种植的,是远古时期的“濮人”,今日的布朗族,正是古代濮人的后裔。班章村寨周遭的古茶树,是当年布朗族种下的。布朗族堪称世界上最早的茶农,他们迁徙到哪里就在哪里种茶,世世代代以茶为生,敬茶为祖,视茶为命。

  其实,世代生存在澜沧江两岸的哈尼族、拉祜族、基诺族等少数民族,都是红土高原上栽培茶树的能手。哈尼族管理老班章的茶树林之后,老班章杰出起来。因为,哈尼族坚守晒青古法制茶,拒绝化学农药侵害,传承原生态种茶制茶技艺。

  据传,千百年来,每逢过节宰牛,班章寨的哈尼族都要送肉给布朗族同胞吃。一个懂得感恩天地自然,懂得感恩同胞的民族,有什么好运不会降临呢!

  我在2000年第一次来到班章村,是因为当年到勐海查看春茶生产情况。时任勐海县茶办主任曾云荣说,离勐海县城一个小时车程的一个寨子环境条件特别好,是发展有机茶园最理想之地,当地群众积极性也很高。我当时心想,一个小时车程不远,中午去,晚点就能回到县城。于是。欣然同意前往。没想到,这一路,记载了我最难忘的班章之行,同班章村也结下了深厚的情缘。

  午餐后,老曾的北京吉普带路,我们的一个小三菱吉普紧跟着,一路驶往班章村。一开始的10多公里油路国道后,很快进入塘石路。我们的车开始进入颠簸状态,塘石路面走了半个小时后,车子彻底进入土路,摇摆加跳跃状态!我的头一直在和车顶篷亲密接触的弹跳状态下,艰难前行。还有一个大土坡就快到寨子时,一个大坑让我们的小三菱彻底瘫痪!车子车桥钢板颠断了!剩下的路程,只能是步行前往。这一路,用了快3个小时。

  村支书带着我们一行四人去看了村边的茶园,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老班章古茶园,看似老态龙钟的树上,发出郁郁葱葱的新芽,那种原始而旺盛的生命力,在坚韧的绿色中舒展,的确给人以巨大震撼!

  聊完正事,驾驶员跑来找我说寨子里没有工具,车子当晚估计修不好了,我们只能在寨子里歇一晚,等拖拉机下山去县城里带了工具和材料上来修。我暗自庆幸,没有当“山大王”。

1 2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亚洲 日韩 第一页 偷拍 » 纪念郑振铎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系列活动在国家图书馆举行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